细弦难藏
-我说我是甄逍遥,可我并非真逍遥。-
仪骸/柳絮/甄逍遥/辞。怎么叫随你心意啦。
 

《『梦间集乙女向。』流言。》

文中的我=♂ 文中的阿言=♀
@一只废柴言_(:_」∠)_ 给我的好言言的。虽然我不是写文的但我还是要写。八百年木有碰bg。ooc怪我。
——
“好嘛,笑个呗?别老是和怨妇一样啊。哈哈哈哈。”我笑着对流光说出这句话。却只见他眸中透露了几分杀意。好像是真的生气了。
“…滚。”
啊。我听见一声轻微的咳嗽声,是阿言。“咳,阿骸,你莫要捉弄流光了,流光,刀收起来,好吗?”
听了她的话,我回头看去。那流光银刀还真的准备拔刀了。我吞了口唾沫。注视着他的刀鞘。心想这家伙还真是开不起玩笑。
流光只是撇撇嘴,转头不再看我。我似乎还听见他小声的说了句“啧,多管闲事。”,哦呀,脸却红的和番茄一样。
我终是没有忍住调侃他。“噗。脸...

《【骸柳骸】消逝》

我,我,我爱言言😭😭😭😭😭

一只废柴言_(:_」∠)_:

•骸柳骸 无差
•给这家伙的文……@细弦难藏 

阿骸和柳叶刀的相见其实是在梦境里。那时的柳叶刀只是个才从卡池里重获自由的小孩子,长着一张稚嫩的脸,棕色的发也才柔顺地垂到肩膀。而阿骸已经是个花季少女了,一头垂到胸口的紫色长发,左边的那一缕扎了松垮的辫子。她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,身上是浅绿的袍子。柳叶刀跌跌撞撞地在梦里漫无边际地走,却被阿骸一双眼睛吸引了目光。
明明金色,却渐渐地演变成了红——极致的美,极致的妖冶。像是蒙着面的魍魉,带着倾倒世间的美丽巧笑倩兮。
柳叶刀看得呆了,竟然没能再挪动脚步分毫。他一双青绿色的眼眸...

p3我儿子!!寻寻画的巨可爱呜呜呜

雾寻子:

摸鱼

© 细弦难藏/Powered by LOFTER